多妖灵异网-专注于记录真实灵异事件,做有影响力的灵异网站

一个恐怖故事:睡在坟茔里

七八岁的时候,听邻居大爷讲了一个他哥哥的离奇故事,十分恐怖,吓得我当天夜里没有睡着觉。

邻居大爷姓邓,老家在山东的淄博农村,那是一个靠近丘陵的小村,村子里的人大多姓邓,村名就叫邓家庄。邓大爷的哥哥是村子里的一个能人,见多识广,能说会道,谁家有了什么事,娘生日,孩满月,红白喜事,甚至是入殓整容,发丧摔盆,都找他。因为名声在外,人缘特好,临近的村子里有些什么事,也会请他去帮忙。

农村人纯朴,有着浓重的乡情,如果是他人给自己帮了什么忙,就会牢牢地记着,而且会用好茶、好饭、好酒进行招呼。因为东家走西家串,邓家大哥不仅积下了很好的人缘,而且还赚了一肚子好下水,几乎天天吃吃喝喝,三天两头地被人请,有时候一天就要喝两次,天天晕乎乎的,经常回到家已经是大半夜了。

那时候,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中期,虽然村子里已经用上电,但是天一黑,村子里仍旧是黑乎乎的,尤其是到了没有一点灯亮的村外,更是伸手不见五指,如果赶上没有月亮的日子,走个对面也会看不见。

农历九月的一天,刚刚过了寒露,天气已经很冷了,邻村的一户人家忽然死了老人,专门来请邓家大哥去帮忙。邓家大哥是一个热心人,爽快地答应了,第二天一大早,就去了邻村,跑前忙后,里外张罗。

老人入土以后,已经是下午三点多,邓家大哥又累又饿又渴。主家过意不去,送走了参加丧礼的亲朋好友,立即让家里的女人杀了两只老母鸡,用大锅台炖上,又让儿子去乡里的供销社打了十斤地瓜干白酒,弄了几个好菜,招待帮忙的乡邻。

一共是两桌,饭菜端上来以后,十几个人就开始喝酒。从下午四点,一直喝到夜里的十点,因为喝得十分投缘,十斤白酒喝完了以后,仍旧不够,主家又让家里的女人到邻居家里借了二斤白酒,大家伙全喝了。

看看时候已经不早了,邓家大哥醉眼朦胧,他用残存的理智,决定回家。主家千恩万谢,赶快为邓家大哥提上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包点心,然后送邓家大哥出了自己的村子。
酒喝得确实有一些多了,但是还算清醒,邓家大哥手里提着点心,顺着回家的小路,摸着黑,趔趔趄趄地走着。

邓家庄与邻村之间隔着一个小山包,那是埋葬邓家庄人祖祖辈辈的坟茔,已经有几百年了。邓家大哥对这里非常熟悉,因为好多年以来,村子里去逝的老人,都是经过他的手埋葬的。

上来山包,往东,再有六七百米的距离,就是邓家庄了。邓家大哥的心情不错,嘴里哼着吕剧《李二嫂改嫁》的调子,朝着自己的村子走去。
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xisenchun.com/nongcunlingyi/32601.html

上一篇上一篇:我亲生体验过的从前

下一篇下一篇:关于我奶奶的一些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