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妖灵异网-专注于记录真实灵异事件,做有影响力的灵异网站

误入异空间

讲一个我爸的亲身经历。

事情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,冬至日,黄河大堤郑州段,北岸。确切地讲,南岸是花园口,北岸属于新乡原阳县,黄河岸边一个叫小王屋的村子。现在交通发达了,交通工具多种多样,那个年代,人穷,基本上一辆自行车就算老百姓很奢侈的交通工具了。

为了让事情更加连贯,我稍稍再多介绍一点背景。我们姐弟4人,和广大的中国农村家庭一样,我妈主内,我爸主外,负责挣钱养家。我爸天生是做生意的料,一生做了无数种生意。80年代,信息闭塞,我爸偶然的机会发现在皖北买黄牛,到黄河北岸的新乡去卖,一头差不多可以赚50元钱。你知道80年代的50元是什么概念吗?我清晰地记得,我小学一年级的学费才5.5元钱。我爸一行4人,从皖北每次买大概10头牛,一路徒步向西北新乡的方向进发。中间路过豫东老家,稍作休整。一次往返,加上采购、徒步运送、销售整个流程,差不多要50到60天的时间。

那一年,我爸他们生意出奇的顺,一共贩卖了6次。第5次黄牛交付时,买家王先生没有按时交款,说第6次时一并支付。阳历12月初,第6次交付时,买家还是没有给钱。这次,我爸是真急了,要不到钱的话,就不能继续下一次生意了,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资金链断裂。我爸让其余3人先回老家,他一个人驻守在花园口北岸黄河岸边的一个小旅店里面,专职要账。我爸前几次去,王家人要么就不见你,实在躲不开的话,反正,死猪不怕开水烫,没钱。不能不说,我爸还是有点儿手段的。再后来,就是大包小包的提着礼品去王家,也不说要账,一住就是两三天。

时间到了冬至日,我们豫东老家的规矩,冬至日这一天是要上坟的,和农历七月半一样,也算是一个鬼节。冬至日下午4点左右,我爸又是大包小包的从旅店出发了。北方的冬天,冷,天又黑的早,黄河大堤,一望无际的芦苇荡。我爸借了旅店老板一辆自行车,去的时候时不时要掉一次链子,我爸后来讲,每次下来装自行车链子,总感觉背后不远处有人在跟踪着他,也记不清下来装了多少次的链子。右手边就是流淌了几千年、几万年的黄河水。

到了王家,酒过三巡,王家老婆碍于面子,实在不忍心一个债主还要经常给自己家送礼,说“老王,你欠人家多少钱,赶紧给人家,别再让人家跑了”。这次还挺顺利,老王果断将2280元现金交给了我爸。夜已深沉,我爸这次决定不住在王家,带着现金赶回旅店。刚出小王屋村,可能也感觉到自己身上这2280元现金的分量,我爸一个寒噤,真冷啊,但背后有人的那种感觉,比来的时候更加强烈了。我爸在黄河大堤上点了一根烟,停留了一分钟的样子。抽了这根烟,就要一口气赶回去了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xisenchun.com/nongcunlingyi/3237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