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妖灵异网-专注于记录真实灵异事件,做有影响力的灵异网站

老辈人在生产队的遭遇5

同村有位大婶,为人很是善良风趣,大大咧咧的,说话做事雷厉风行。她是那种大家聚在一起聊天时,声音最大,表情最丰富,话句而又最幽默的那种人。在我还小的时候,每到年关,大人手里的事情都忙完了,就会在同村的一户人家聚在一起,打打牌,炸炸金花,赌赌小钱消磨时光,这时候去的最多的,就是这个大婶家里。所以我的童年记忆里,有这么一段情景印象,大概就是很多大人围着一张八仙桌在玩着牌,我们几个孩子则聚拢在一起,颤缩缩的听着大婶讲着吓小孩的鬼故事。当时觉得她说的可吓人了,比如说什么地里的萝卜到收获时变成一根一根雪白的人手臂;夜里风吹过稻田,稻一片一片的被压伏,是因为有鬼在飘;池塘里无缘无故的冒气泡是因为水里有鱼精吃饱了在打嗝……种种,种种,不胜繁多。

鉴于以上说的诸多故事里,很多都是粗糙的吓小孩言论,所以我就只是一带而过,但今天要和大家提起的,是另一件真实的事情。

大婶名字叫桂娣,以前的女子很多都被取名叫什么娣,什么娣的,大概意思是下胎想要个男孩给她做弟弟吧。桂娣大概在70年代中期的样子,嫁到了我们村子,对象是一个老实的庄稼汉,两人据说是奉行了旧社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做法,经人介绍就简单的结了婚,这种情况在当时也并不算少见,所以桂娣就这么安稳的生活了下来。一段时间过后,桂娣和村里人都熟络了,在生产队里干活,往往都是她和大家开玩笑,声音最大,也笑的最肆无忌惮,这就让村里的姑娘们打心眼里也喜欢上了这个豪放的外来媳妇,愿意和她交流,和她说一些平时不愿意开口的事情。

这年秋天的一个下午,队长安排桂娣和有娣去坝边上收割一亩田的稻子,两人像往常一样开始了劳作。有娣是个少言寡语的人,平时大队里鲜少看到她开口说什么,做事情也不声不响,从不发表自己的意见,完完全全的一个闷油瓶子。但是桂娣是个闲不住的人呀,开始想找各种话题想和有娣聊聊天,解解闷什么的,结果很多时候有娣却只是笑笑,只回应个一两句其他就什么也不说,这让桂娣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个斗败的公鸡,垂头丧气的做着手头的活计。一直到太阳西斜的时候,田里的活做的差不多了,两个人就坐在田埂上歇息。有娣喝了一口水,眼睛看着远处一片树丛,目光迷离而又深邃。“桂娣,平时你声音这么大,你怕不怕鬼啊 ?”正在系着鞋带的桂娣愣了好一会,才反应过来,是有娣在找自己说话呢,这下她来了劲,两只手用力的紧了紧鞋带,回答道“怕啥鬼啊,主席虽然光荣了,但是我们依旧要坚信科学呀,什么牛头马面,怪力鬼神的我可不信。”有娣侧过头来,打量了她一会,就说“那肯定是你没有见过鬼呀,你要是真见了鬼,你嘴巴就不会这么讲了。”这一下倒是激起了桂娣的兴趣,“我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会见鬼呢?别说他没有,就算是有,鬼也会怕我!”这句话说完,便是几分钟的寂静。“你突然问我这个事情,难道你见过鬼啊 ?”桂娣接着问了下去。有娣依旧是没回答,只在手里把玩着镰刀,过了好一会低着头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xisenchun.com/nongcunlingyi/32112.html

上一篇上一篇:半夜叫你别答应

下一篇下一篇:前辈说的经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