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妖灵异网-专注于记录真实灵异事件,做有影响力的灵异网站

最近的三个梦,懂行的进,求解

最近老做梦,只要睡觉的时候,都是不停的学习,记得比较清晰最近的一个,我在一个教室,我下了班,还有一点工作没有做完,我本来想着是去教室对面塔那里找教授,顺便把没有做完的工作做完,但是我刚出教室就看到教授从塔里出来了,他告诉我他要回家了,问我要不要一起,有一路列车,之前我梦到过多次但从未上过,一直好奇它最终行驶向何方,那晚我和教授上了那辆车,上了车之后一开始教授还在,车里有一位美丽的列车员,我在不断的和她交谈,靠窗的位置,列车很大,但给我的感觉只有那一截车厢,只有我和她,教授也不见了,只有那一个位置,已经占据了整辆车,当时明明是回家的路,我却因为沿途的风景忽略了目的地,后来我看着列车行驶进了一个村庄,各色各样的动物,好大,我就像进了巨人国,多为白色或是非常温暖的颜色,皆能口吐人言,还有对我们好奇的大狗奔跑过来,我有点害怕躲了起来,它的大眼睛就在车厢窗户那里,后来列车停了,我没办法下了车,这里是村口还是村尾不知道,有一户人家,只有三个人,他们相对比其他居民比较正常,跟我们正常人大小,但是兽头人身,两夫妻和一个儿子,年轻人比我大,一米75左右的个子,比较斯文,很温柔的一个人,两夫妻和青年人争吵想把我留在那里,青年人不同意,他想让我心甘情愿的跟他结婚,我肯定不同意,后来僵持着,最后各退了一步,年轻的男子表示可以和我先相处一段时间,适合就在一起,这是最后的底线,不然我离不开村庄,我无奈同意了,我们又回到了那个教室,他像一个转校生,走进了我梦里上学的生活,他真的对我很好,我几乎就要迷失在他的温柔中,留在梦里和他一直过一辈子,但是我心底告诉我不可以承诺,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,就是不可以答应,而且我更爱我的男票,我坦白和他说了,他虽然伤心也坦然接受了,然后他消失了,梦也醒了

不知道为什么在梦里也总是有不同的男子想要和我成就姻缘,结两姓之好,不存在任何黄暴成分,全都是希望以真情打动我的,我都要免疫力了,说说最近吧

10月9日晚,梦中我在一个高档泥土房当中,额,可以算是高档洞穴,有三层,我醒来的时候我爸我叔他们在喝酒吃菜,很热闹,一桌子的人,虽然我一直觉得我三叔就是一条恶犬,丑陋无比,我爸打发我去灶台给他们盛菜,然后门口一阵喧闹,我下意识感觉出事了,话说梦里一般都是黑夜,这类的梦,之前梦到学习的全是白天,出去之后我就看到一个村民在癫狂,神色不对,周边的村民不敢上前,我在判断是邪祟上身还是仙上身,就看那村民不断的像一条犬一样的行为我就知道了,但是我不会破事,我很着急,我该怎么办,不是邪祟筷子夹中指什么的都是白扯,我没有任何办法,身边没有任何法器,我想起师傅说的我的血有用,我就抱着试试的心态点在了他的眉间,但是只制止了一会又开始狂躁,因为血太少没办法完全制服,我看他的神色痛苦,不断的哀求我帮他,我急的眼泪都下来了,我该怎么做,我不停的问他,我该怎么帮他,他都不能告诉我只是不断绝望的说没有用的没有用的,后来我家悲王出的手,只知道事情结束了,我也醒了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xisenchun.com/lingyiqiuzhu/3283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