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妖灵异网-专注于记录真实灵异事件,做有影响力的灵异网站

老太太

以下故事是我亲身经历,绝无半分夸张。

毕业分配到二中的第三个年头,我已经完全适应了学校的生活。每天备课,上课,批改作业,找学生谈心,好像有忙不完的事,生活忙碌而又简单,甚至有些无聊。

幸好还有朱颖,她与我同一所师专毕业,又早我一年,照理说我该喊她一声师姐,只是她长得娇小玲珑,一张娃娃脸,这一声师姐,我说什么也喊不出口。

朱颖就住在我对门左手第二间房,和她整洁素雅的房间相比,我的小屋只能用狗窝二字形容。朱颖曾在我坐垫下不小心翻出了一只半个月未洗的袜子,上面都长出了白斑。这件事让她有了心病,每次进我房间,她都小心翼翼地站着,尽量避免接触到凳子,衣物之类,在她眼里,那上面有无数的病毒和细菌。

朱颖是个胆小的女生,偶尔房间里出现一只蟑螂,她都会吓得花容失色,一改平日的细声细气,尖叫着喊我去帮忙。有一天晚上,一只老鼠闯进了她的房间,她的叫喊声,简直和房间里失了火一样,连后面一栋楼的人都披衣起床,来看个究竟。等我用拖把将老鼠赶跑,朱颖说什么也不让我走了。她眼泪汪汪地对我说: “高阳,我怕!” 我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,一时之间豪气干云。那天夜里,朱颖和衣而卧,我坐在床边,眼睁睁地守了她一夜。

可是,有一件让朱颖,甚至包括我都感到可怕的事,我们却避免不了。

距我和朱颖住的楼房正东不到三十米,是二中的大礼堂。

二中大礼堂大概是五十年代的建筑物,高大宽阔,却又千疮百孔,所有的铁齿窗户,没有一块完整的玻璃,水泥地也是坑坑洼洼,正前方是一舞台,高约一米五,舞台上面铺着木板,因为年久失修,很多木板都裂开了,翘了起来,走在上面会吱吱呀呀的响。

因为新修了会议室,大礼堂已经处于半废弃状态,除了一年一次的元旦文艺会演,更多的时候是用做灵堂。

没错,就是人死后,摆放遗体,供人吊唁的灵堂。

每当二中老师家里有亲人过世,一般都会借用大礼堂作灵堂,将遗体摆放在舞台正下方,点上长明灯,四周安放亲戚朋友送来的花圈花蓝,遗像悬挂在舞台正中,四周用黑纱布包裹着。

都是同事,我和朱颖每一次都要去送上花圈吊唁。

七月十三,传说中的鬼节前夜,二中又有老师的母亲去世,灵堂还是在大礼堂。

那一天傍晚,朱颖到我房间找我,房间太闷热,我正光着膀子备课,见她进来,赶紧穿上T恤。朱颖脸红了,她看见我房门没关,也没敲一下门。但她很快忘了刚才的尴尬,有些不情愿地问我: “高阳,你去不去大礼堂?”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xisenchun.com/lingyijingli/31992.html

上一篇上一篇:鬼市

下一篇下一篇:要人命的公路拐弯